章节目录 三天下不来床(微微h)

作品:《那个被我玩弄的男孩

    周舒倦吃完饭,躺在床上揉着自己的腰,阴唇也肿肿的,周舒倦觉得自己可能三天都下不来床,没操到李延宇前,好想要好想要,操到李延宇后,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痛,真是太痛了,腿都不能合拢,现在躺在床上只剩后悔。

    都说男生20岁的年纪如狼似虎,李延宇果然也不例外,没想到他外表清清冷冷的,脱掉衣服就换了副面孔,昨晚都不知道他最后做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要躺在床上躺三天的周舒倦,第二天就能下床了,年轻人体力恢复的就是快。

    因为李延宇之前老是给自己留饭,周舒倦干脆就让李延宇来她家,一起做饭一起吃,反正自己家厨房也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这几天李延宇每天来自己家做饭,吃完饭洗碗就找各种理由回家,写作业啊,上网课啊,查资料啊,修理下水道啊,一个星期过去了,什么也不干,在厨房洗碗时手碰到了,都要马上躲开。

    周舒倦百思不得其解,不是他抱着自己说“不要去找其他男人吗”,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。

    那一夜从晚上做到早上的人似乎不是他,他是不是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,周舒倦偏不让他得逞。

    晚上洗完澡,周舒倦换上一套新的睡衣,有点性感,一低头就能看到酥胸和乳沟的那种。

    等着外面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时,抱着自己的枕头,来到李延宇家门口,敲响了房门,“小宇,我有点害怕,我可不可以跟你睡啊。”

    李延宇脸色平静,低头扫过周舒倦全身上下,虽然怀疑着周舒倦的真实目的,但还是不忍心拒绝她,转过头尽量不看她那里,低声说  “进来吧”。

    穿着睡衣的李延宇有种性感的禁欲气质,白皙性感的锁骨从睡衣里露出来,真是诱人犯罪啊。

    进到房间的时候,李延宇的声音响起“你睡床,我睡地上”。

    周舒倦一股气冲到嗓子眼儿,硬是被自己憋回去了,忍住骂人的冲动,转身看着李延宇要将禁欲进行到底的脸,决定智取。

    “我来大姨妈了,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,地上多凉啊,我们一起睡床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李延宇怀疑犹豫的眼神,又把手举起来,在胸前比了四根手指说  “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周舒倦说的一脸真诚,说得自己差点都信了。

    李延宇看她都发誓了,说了句  “那好吧。”  就和她一起睡床上了。

    周舒倦来大姨妈确实是真的,不过不对李延宇做什么,这可不能保证。

    躺在同一张床上,两人都能感觉到彼此的体温,周舒倦等着等着,李延宇的呼吸逐渐平稳,以为他睡着了后,就偷偷摸摸的钻进他的被窝里。

    抱住他的腰,大腿攀上他的大腿,小手在他胸前解开睡衣扣子,用大腿不断摩擦着他腿间的凸起,慢慢腿间的凸起从柔软变硬变大,顶在她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李延宇再也装不下去了,突然推开周舒倦,起身坐起穿拖鞋准备离开,周舒倦爬过来抱住了李延宇的后腰,李延宇坐在床边喊:“放开,周舒倦,你保证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我真的来大姨妈了,但是你这里真的不需要我帮帮你吗。”周舒倦一把抓住已经起立道肉棒,隔着睡裤抚摸揉起来了。

    李延宇嘴边忍不住溢出“嗯~嘶~”的呻吟声,有点性感的隐忍克制的声音不断从喉咙泻出,让周舒倦更不想放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很想要,你的几把都硬成这样了。”说完周舒倦坐在李延宇身后,双腿放在他身侧,身体贴上他的后背,用柔软的胸蹭着他,手伸进他的内裤里,拿出肉棒。

    肉棒迫不及待的弹跳出来,看来是憋坏了,周舒倦一边揉着肉棒,一边在李延宇耳边吹气,吹得他耳朵痒痒的,肉棒更敏感的跳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舒倦在他耳边说:“放松,把它交给我,我会让你舒服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