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开庭审理

作品:《那个被我玩弄的男孩

    第二天,叔叔一早回来了,和延宇说“小宇,今天你妈妈的案子要开庭了,我等会陪你过去法院,所有的事情都如实说就行,法律一定会帮我们惩治那个人渣的。”

    周铭的车在法院前停下,周铭作为代理律师和延宇一起走进去,法庭上刘生斌因为证据确凿被判无期徒刑,刘生斌冷眼看着李延宇,好像犯罪的不是他而是李延宇一样。

    周铭看了一眼刘生斌这个变态一样的眼神,后悔自己没能早点联系延宇母子,李延宇在听到判刑后终于抬眼看向刘生斌,对上他的眼神和脸上阴冷的笑,一股巨大的无力感侵袭全身:为什么妈妈死了,那个人还能无耻的笑,连一丝后悔自己犯下的罪行都没有,为什么......

    李延宇恨自己的弱小,连保护自己妈妈的能力都没有,愧疚感一直在折磨这自己,回了家后直接回了房间反锁房门,直到晚上晚饭时间,张嫂上去叫他吃饭敲门也没人应。

    周舒倦听到张嫂说李延宇没有回应也不出来吃饭,直接对张嫂说:“我们先吃吧,他饿了自己会出来找吃的,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张嫂听到这里也没敢吱声,继续低头吃饭去了,心里想着这孩子真可怜不能说话,还是无父无母的孤儿。

    周舒倦心里也一阵烦躁不安,心想着会不会是自己昨天太过分了,李延宇看着胆子就小,不会想不开吧,他妈妈也才去世不久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周舒倦饭也吃不下了,急躁的回了房间,越想越不安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吧。

    想着这里周舒倦走出房间,敲了敲李延宇房间门,敲了几声没人回应,拧了门把手居然拧不动,于是想到阳台可以翻到隔壁房间去,于是又赶紧冲回房间,看了眼二楼的高度,想着也摔不死,就马上翻了过去,来到李延宇房间打开阳台的玻璃门。

    李延宇躺在床上,被子蒙着头,听到周舒倦的动静,从被子里露出脑袋,看了从阳台进来的周舒倦,心情不好的李延宇实在没有心思理她,只是无视她看着窗外,继续沉浸在悲伤里。

    “李延宇,装什么看不到我,你是哑了,不是瞎了,张姨叫你下来吃饭没听到吗,你在这耍什么脾气?”周舒倦一顿输出,李延宇也没给个反应。

    气得周舒倦上前一把掀开李延宇的被子,“如果你是因为昨晚的事情生气,闹绝食的话,别怪我看不起你,又不是三岁小孩了。”

    李延宇继续不理她,周舒倦一把掰过李延宇的脸,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,李延宇漂亮的脸蛋被挤得变形,眼睛红红的更像一只小白兔了,“给点回应啊,你到底什么意思,生气你就说,这样憋着是要急死谁,不会说话你就写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周舒倦拿过李延宇书桌上的纸和笔,递给李延宇,“写下来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延宇看到纸和笔,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周舒倦,第一次有人有这么强烈的意愿想要和自己交流。

    可是该怎么说呢,说自己差点被继父侵犯,母亲为了保护自己去世了,太多话一时不知从和说起,眼前少女干净的的脸庞,因为生气微红的双颊,还有那没有太多复杂情绪干净的眼眸里,印着自己扭曲的脸,自己这破烂不堪的灵魂。

    好想拥有这样干净的灵魂,可是回过神来,心里只觉的这样肮脏的自己配吗?周舒倦是我永远也无法靠近的人,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里,她的世界里繁花似锦,而我只是个没人要的乞丐罢了。

    手里握着纸和笔,只写下了“我继父今天被判无期徒刑,不是因为你,是因为我想我妈了。”

    递给周舒倦,周舒倦看了眼简单的几句话,一直以来没心没肺生活的她,即使外表再坚强,心里也被那句,“我想妈妈了”刺痛了。

    因为想妈妈流泪的感觉,好多年没感受到了,强忍下这股陌生且十分让人不适的感觉,周舒倦扔下纸跑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大口呼吸,调整好情绪,周舒倦抚平胸口,“我不需要这种悲伤的情绪,反正是她抛弃我,我不要为她哭。”